古代火星大冲,古代如何消灭特权阶层?


时间:

消灭倒谈不上,特权阶级一直以来都难以被完全消除,只能说为了缓和社会和阶级矛盾而给予其沉重的打击。但是阶级关系的复杂性导致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对特权阶级往往与统治者有血缘关系,亦或世家大族,内部关系盘根错节,所以想要完全消除特权阶层是难以实现的。其二,古代社会的社会性质决定了其打击特权阶级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维护和稳定阶级统治,所以难以从根本上消除特权阶级。

而对于打击特权阶级的方法而言,结合历史上古代世界和中国,有如下:

1、改革。古代雅典共和国的三次改革:克里斯提尼改革、梭伦改革、伯里克里改革都给以雅典特权阶层沉重的打击。

2、立法。古代罗马法的逐步完善,通过立法使平民得到了一定的权利。通过法律来约束特权阶层,可以说大大打击了特权阶层的权利。

3、权利制衡。中国古代汉朝的中外朝制度、唐朝的三省六部制、宋朝的二府制度都是通过机构的设置来达到权利的制衡,从而削弱特权阶层的权利,加强中央集权和君主专制。到了明朝,更是废除了丞相,成立了没有实权的大学士内阁。清朝设立军机处后,逐渐架空一直以来掌握实权的议政王大臣会议,沉重打击了满清特权阶层,将君主专制推向了顶峰。

特权阶层特别受人诟病,但人类有史以来的政权似乎都无法避免这个阶层的存在。

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时代,“特权阶层”意味着享有公民权的以雅典和罗马城邦为皈依的自由人。他们“饱食终日”,不务生计,只关心城邦利益。为了具备参政议政的能力,他们努力学习逻辑、语法、修辞、数学、几何、天文、音乐等所谓的“七艺”-----着名哲学家柏拉图即大声倡导 “以体操锻炼身体,以音乐陶冶心灵”。

同时代的异邦人和被俘虏来的奴隶,则被迫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中劳动。在公民们的眼中,这些人只是会说话的牲口,因为他们野蛮粗鲁无修养,不能负起作为公民的责任,上天注定了他们必须遭受奴役。

后来罗马皇帝卡拉卡拉在公元212年颁布安东尼尼安宪令,为意大利以外的罗马自由人普发了公民权。一方面,把异邦人和奴隶放免为公民能提高他们劳作的积极性,从而为帝国带来丰厚的赋税。另一方面,因为此前只有拥有公民权的自由人才能服役成为罗马军团的成员,所以扩大公民权在法律制度上为帝国带来了应对边疆危机的源源不断的兵员。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罗马公民权的扩大同时将帝国的治理手腕延伸到各地行省,增强了行省部族强人干预帝国政治的风险。

几乎是在同时代的华夏春秋战国到秦汉之间,也有这么一个“特权阶层”,也叫“贵族阶层”,严格说来是“特权阶层”的最下一层----士,而且他们的所谓“特权”(俸禄或食田)仅仅及身而止。

和古希腊罗马一样,原本只是士大夫家臣的士阶层因为“学在官府”的便利而拥有了受教育的权利,从而忝列“贵族阶层”。春秋战国时期是上古中国一个风云激荡的转型时期,各个诸侯国有抱负的卿大夫纷纷抛弃门户之见,招徕远来的游士,蔚为“养士”之风,士的“特权”地位可见一般。

随着土地私有制的确立,土地的流转买卖带来了各阶层人口的流动,处于贵族和平民关口的士阶层最为活跃。在这里,孔子起到了相当于罗马皇帝卡拉卡拉的作用。卡拉卡拉一纸敕书就让外邦人获得公民权,而孔子兴私学,倡导“有教无类”,打破“学在官府”的樊篱,让广大的庶民也获得受教育的机会,从“黎民”上升为“百姓”。巧合的是,孔子以一介平民,也被后世尊称为“素王”,想来也真是颇有意味。